与外部不友好势力博弈、斗争的内力来自何方?

中国的对外开放面临新的考验,那就是美国政治精英群体和一些西方力量表现出对中国越来越明显的敌意。随着中国成长为第二大经济体并展现出进一步发展的态势,美国开始视中国为战略竞争对手,并且带动了西方其他保守力量对中国的警惕。中国的国际大环境在出现深刻变化。

特朗普政府发动对华贸易战,美国政治精英对中国崛起不满的爆发被认为是主要原因之一。中美贸易战打到当前的规模,在几年以前是不可想象的。除此之外,西方一些国家同中国的政治及意识形态摩擦也在增多,连中国孔子学院这样的文化交流项目也成为它们刁难的对象。

中国必须对美国发动的贸易战予以坚决还击,并且在与西方的其他摩擦中坚定地维护中国的权益。与此同时,我们要做到继续扩大对外开放的决心不动摇,而且让这种决心不断转化成在更为复杂环境下对外开放的现实行动。做到这两点需要远超近代崛起国家的胸怀和智慧,中国历史为我们提供了取之不尽的思想资源。

中国社会切不可被美国和一些西方力量的无理做法激怒,我们既要反击外部挑衅,又要自我管控好对外冲突有可能对我们心理和认识所产生的影响,保持作为大国的从容。要从我方尽量将中外摩擦控制在具体事务层面,不轻易朝战略层面引导,抑制那些摩擦在现实及心理层面的升级。

对外开放是中国的基本国策,它深刻影响着中国对外及内在的行为哲学和政治安排。对外开放极大增加了中国发展的动力,同时带来了中国维护国内秩序的外部风险。过去中国实现了动力和风险的正向平衡,今天这种情况会否改变呢?

全球化和互联网的普及推动了中国社会多元化的发展,民间的思想趋于活跃。而恰在这时,外部的敌意在增加,一些冲击来得更强烈。但是要看到,中国维系独立自主和政治团结的资源也前所未有地丰富。如今中国正向平衡对外开放动力和风险的能力显然更强了。

中国社会的自信有理由比任何时候都强大,我们无须因为出现强度更高的外部冲击而惊慌。中国崛起注定不会一帆风顺,我们越强大,外部阻力和冲击越会增加,这样的辩证关系确为中国崛起的实际情形。但只要中国的国力是不断上升的,我们就总体上把握着控制风险的主动性。

有了对时局的客观判断,我们就更有勇气面对各种冲击,通过继续扩大对外开放营造更加强大的物质和精神实力,在愈发复杂的国际环境中保持积极姿态。

保持这样的自信,我们就能够防止对外斗争思维的扩大化,不使对外斗争影响我们国家和社会各项工作的议程及节奏,不会让外部形势成为国家事务的主导性因素。中国最重要的是把自己的事情办好,过去是这样,现在和今后仍会是这样。

中国需要营造更大的发展动力和社会活力,我们要不断活跃经济,发展民生,促进国民人身安全、自由等各种权利的保障,这些都是国家长治久安之本,也是我们与外部不友好势力博弈、斗争的内力。把这些工作进一步做好,不让它们受到外部环境的干扰,也是民意的呼唤。

中国是复杂的大社会,又处于与外部世界高度复杂的交往中,巩固国家的团结必是长期的任务。而实现团结的形式和方式都会有新的时代特征,相关的认识和经验需要不断积累。但有一个经验是不会错的:只要国家每一项政策的出台都是真心为人民服务的,中国的国家团结就绝不可能跑偏。

中国如何顶着外部压力继续往前走,这不啻为一大考验。中国执政党和人民大众的利益是高度一致的,这一基本事实任何蛊惑都抹杀不了。群众不糊涂,有中共的卓越领导力加上民众的信心,中国没有克服不了的问题,也没有应对不了的挑战。